中华先锋网首页 | 时政 | 党建 | 干部 | 人才 | 廉政 | 人物 | 党史 | 专题 | 视频 | 论坛 | 辽海 | 党刊 | 图库
 人物简介 
 评论 
 事迹 
 语录诗文 
 学术纪事 
 印象感动 
分享到:
民谣里的河蟹变迁
2012-06-21 15:50 作者:佟伟 来源:盘山文学第2期 

 

我在辽河入海口边的这座锦绣之城生于斯长于斯,上溯多少辈人都在这里劳作生息,自然关注这里的风物特产,因为它曾丰盈过我们的物质生活,晶莹过我们的精神世界。我更喜欢从民谣中去品味人们对地方风物的记忆,民谣是辈辈口耳相传的东西,是纯朴生活的积淀,真实地见证着历史。那些河蟹民谣,就见证着盘锦历史上的段段精彩时光。

 

姥姥家就住在辽河入海口西岸,这里也是在世界上面积数一数二的大苇荡腹地。儿时的每年暑假,我都去那里,而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和伙伴们去捉绒螯蟹了。那里的绒螯蟹很多,比如建国前就流行着很多民谣:“南大荒,真荒凉。棒打狍子,瓢舀鱼,螃蟹爬到灶坑里,野鸭飞到饭锅里”;“棒打野鸡瓢舀鱼,螃蟹爬到饭锅里”;“五月艳阳天,螃蟹爬满滩”…… 本地民间广为流传的“螃蟹搭桥救唐王”也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

绒螯蟹就是身披墨绿色铠甲,蟹钳绒毛浓茂,个大方圆,在苇塘滩涂横着走道的家伙,是河蟹的一种。它总能唤起我和伙伴们的猎捕欲。于是我们常在夜间手提瓦斯灯在水边照,就能诱来不少绒螯蟹;有时夜间在塘边挖坑,里面铺块塑料布,放个手电筒,绒螯蟹看到光亮后就成群往里爬;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根竹竿,在鱼线上拴块猪皮就能在水塘中钓上来蟹……捕上来的蟹,可清蒸也可炖茄子、炖南瓜,这种美味非常下饭。吃不了的都下进大缸中做蟹酱,能享用一年四季。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。

 

渐渐的,辽河油田职工家属和城里人也开始青睐绒螯蟹的美味了。于是,盘锦又流行起“一个螃蟹一块砖,一宿一个大山”的民谣。因为改革开放后农民有了经济头脑,尤其是东郭等地农民,发现做鱼蟹生意也能发家致富。当时河蟹价格已不菲,大的一角钱一只。所以纷纷捕蟹卖给油田的过路司机和“老客”(城里来收蟹的小贩)。当时一块砖也是一角钱,一天如能捉到千八百只大螃蟹,卖后买砖,够修座大山墙了。

 

紧接着,盘锦又出现了“水里的蟹,空中的风,地上的芦苇,不灭的灯”的民谣。民谣说的是盘锦气候特点和特产,其中“不灭的灯”指的就是油田天然气释放管道。可以看出这个时期,螃蟹已和石油、天然气、芦苇并列成为盘锦特产了。

 

可好景不长,苇塘中那些零星却喧嚣的鱼蟹销售点很快冷清下来。主要是境内通海河流都修建了河闸和堤坝,切断了河蟹溯河归海的通路,还有就是环境污染和过度捕捉等因素,导致绒螯蟹变得越来越少,最后频于绝迹。很多人只好改吃那种在当地虽也出奇的多,但味道极差,据说还有病菌,过去只配喂猪喂鸭,土名叫“骚夹子”、“ 驴粪球子”的天津厚蟹。

 

如此传奇美味骤然消失,让人们心境凄凉凉的,很不得劲儿。

 

令人欣慰的是,进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盘锦又出现了“三万五万不算富,十万八万刚上路,三十万才算富裕户”的新民谣。原来盘山县胡家、太平一带的农民靠人工养蟹在盘锦农民中率先富起来。富起来的蟹农盖起楼房,建起大院落,买了汽车,拿起手机,比城里人活得还要潇洒。这个时期我也参加了工作,通过新闻媒体和朋友介绍才知道,这是缘于一位土生土长的盘锦干部,经多方调查后向市、县政府建言,说中华绒螯蟹(即绒螯蟹)在全国只有在长江水系和辽河水系才有,是我们盘锦得天独厚的宝贵资源。靠山吃山、靠海吃海,老百姓有一句俗话叫“土里刨食”。盘锦的河蟹,就是最好的食,最可靠的致富路。他的建言后来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,开始大兴绒螯蟹养殖产业。他也把这个事业当成了终生神圣的使命,千方百计、千辛万苦、千言万语地为此奔忙。直到离休后,他仍披星戴月、不辞劳苦地奔走于田头地头、蟹农家,苦口婆心地传经授道。他就是盘山县水产局局长田守诚。

 

田守诚离休后还将自己多年的经验总结出来,为了便于农民记忆掌握,他编了多段顺口溜。“坝墙有个史庆义,忠厚朴实讲实际。弄清道理控环沟,明白道理抓早期。促进脱壳喂好料,预防蟹病唱水戏。肉满黄丰个体大,平均达到一两七”;“胡家蟹农田树满,养蟹经验实堪谈。四月放苗抓得早,五月撒开遍地欢。促进生长早脱壳,精心喂养严把关。科学养蟹结硕果,个大膏丰挣大钱”。这些顺口溜既传播了养蟹经验了,又弘扬了模范典型,成为新时代民谣。

 

这位首倡盘锦人工养蟹,并促使其形成产业化、规模化的人是个大智者。因为如今,盘锦的河蟹产业已成为盘锦农业的主导产业和支柱产业,盘锦河蟹销遍了大江南北。还产生了“早上盘锦田中蟹,午间京津盘中餐”的民谣。特别是盘锦还获得了国家有关部门授予的“中国北方河蟹之乡”金字招牌,盘锦率先养蟹的盘山县胡家镇已经成为中国河蟹产业第一镇,胡家河蟹市场是天下第一河蟹市场;经国家批准,盘锦河蟹正式冠名为“大辽牌”,这将为盘锦河蟹进一步走红海内外市场,为盘锦树立“蟹都”地位夯实基础。

 

后来,我参加本地的一次地域文化会议,有幸结识了这位有着传奇色彩的田守诚。他原来是位满头白发的耄耋老人,戴着一副眼镜,身体瘦弱,但却显得矍铄和睿智,也很健谈,河蟹产业、文化事业、城市发展都是他关心的主题。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年,我去他家拜访他时,发现他并不宽敞的书房的书柜中装着满满登登的书,特别是还有一部电脑,原来他学会上网后,开了一个博客,经常把自己的养蟹实践经验整理成文发表在上面,与全国各地的蟹农交流,使大家受到启示和借鉴。这样的博文相继发了200多篇,计20多万字。那天,81岁高龄的田老还匍匐身子钻到床下,拿出一本名叫《河蟹纪事》的书送给我,原来这是田老把发展河蟹养殖的历程和经验进行了系统整理归纳,编写了这本10万字的书籍,并自费出版,作为一笔知识财富留给后人。

 

那天从田老家出来时,已经是夕阳西下。在挥别的瞬间,我发现田老的身躯在夕阳余辉的映射下,显得那样的刚毅,像一盏引路的航标灯,他给那么多的农人照亮了富裕之路,给那么多的官员树立了榜样,留给我们的永远是“五月艳阳天,螃蟹爬满滩”似的壮美画卷。

 

编辑(实习):丁丽丽

 

关闭窗口

 简介 | 联系我们 | 法律顾问 | 通讯员 

57777开奖现场